當前位置:首頁 >生活 >百味生活 > 正文

我的父親母親——婚姻中的你要愛伴侶,也要愛自己

http://www.smxkwo.icu/       2019-05-26       中國娛樂資訊網       

  每個人小時候都有自己的偶像,用崇拜的眼神看著那個人,那個人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是金玉良言,都是真理,我兒時的偶像則是我的父親,甚至在少女時代心中的另一半都要照他的模子去找。

  七零年,二十歲的父親參軍入伍去了北京,留下母親、兩歲的我還有長年躺在床上的瞎眼的爺爺,奶奶在我剛出生沒多久就去世了,家里還有未成年的小叔,全家的重擔全都壓在了母親的肩上,生活是何等艱難,可想而知,可當兵是父親的夢想,母親很愛父親,再苦再累也要讓父親高興,因此,毫不猶豫放他走了。

  柔弱的母親,長得很漂亮,身材勻稱,穿著大方得體,干凈整潔,一點不像一個農村婦女,倒更像一個現代版的林黛玉,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。父親走了,需要養活全家的母親很苦很累,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,七幾年,農村家家戶戶是靠掙工分吃飯,我媽一個勞力養活爺爺、小叔還有我,每天忙得坐下來喝口水的時間都是奢侈,所幸外婆家離我們很近,母親忙不過來就把我送外婆家里,三個舅舅也總在農忙時來我家幫忙,我還有一個非常能干又慈愛的曾外祖母,她很年輕就守寡,后來一直沒有再嫁,她睿智而威嚴,就像現在的影視明星潘虹一樣,兒孫都以她為主心骨。

  曾外祖母很疼我,有什么好吃的都先給我吃,每次去她都能從兜里掏出各種各樣好吃的東西給我,小孩也許都是這樣,誰給東西吃就跟誰親吧,在我的記憶里,我很愛曾外祖母,去了就往她懷里鉆,曾外祖也把我抱在懷里輕輕的拍著,我能感覺到曾外祖那顆慈愛的心,直到她八十九歲去世,我們所有的家人都仍深深地愛著她,眷戀不舍,悲痛難抑!

  我五歲以后,母親就把我接回了家,開始幫著干這樣那樣的農活,小叔也跟我一樣,母親都分一些力所能及的活給我們,我還太小就跟小叔一起學著做,比如割豬草、在媽媽做飯時幫著燒火之類的……

  七幾年的農村,在我家想吃飽飯是奢侈的,就是吃紅薯都沒有多余的,生活困苦而艱辛,年青的小叔吃不飽就拼命喝稀飯水,那不是粥,那真的是水,把肚子撐的就像個青蛙!

  父親一兩年要回來一次探親,我記憶里父親每次回來母親都在地里干活,父親就把行李放在門口去地里看著母親干活,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母親聊著天。我到現在還在納悶一個問題,父親為什么不干活,而是在旁邊看著呢?我看著他們在聊天就偷偷跑回家,在父親的行李里面翻東西,每次父親回來包里都會有我們沒有見過的餅干,特別脆,特別甜,特別香。

  七八年,當兵八年的父親終于退伍了,這個時候二妹也已經三歲了,這八年母親熬得特別苦,也熬出了一身疾病,但她還是堅持著,只要還能動,只要還能忍,她都堅持著,咬著牙,拼著命地養活著這個家。

  父親退伍后在村上當了村長,可以幫母親分擔一些農活,這時成年了的小叔和十歲的我都可以干些重活了,母親相對來說壓力輕了許多,平日里家里的飯桌上偶爾也能看到肉了。

  當母親懷上小妹的時候,她很高興,因為生了兩個女兒,她希望這是個兒子,可是當生下來以后,母親嚎啕大哭,因為她受夠了別人的謾罵和侮辱——父親長年在外,因為母親長得漂亮,招人嫉妒,村上一些歹毒的婦人經常辱罵我母親,那個年代,生了兒子就趾高氣昂,生了兩個女兒的母親經常被想那些女人罵成是絕后,心性剛強的母親怎么樣都要生個兒子,小妹是七九年出生的,那時國家已經實行計劃生育了,因此還罰了款,最初父親是堅持不生第三胎的,可母親怎么都想要生個兒子,她被村里的女人羞辱多年,總想要爭口氣,要不也堅持不了那么多年把家治理得井井有條,可是沒想到最后生下來還是一個女兒,她怎能不難過……

  好在母親也能面對現實,父親也在身邊安慰說我都沒說什么你在意別人干什么,父親的話,母親總是聽的,最親的人都不說什么,何必介意別人的閑言碎語。

  最小的孩子不是兒子,母親按說應該很失望,可是,她卻絲毫不曾遷怒孩子,反而最疼小妹,當心肝一樣,也許她是把小妹當兒子養了。

  打我有記憶起,就知道母親經常腹疼,父親在部隊那些年,我常能看到母親一個人躺在床上因為腹痛而發出壓抑不住的呻吟,然后腹痛減輕了后就又要起身下地干活,多年忍耐,現在母親病情越來越嚴重,經常痛得死去活來,忍也忍不了,父親不得不帶上母親去了成都陸軍總醫院。

  醫生告訴父親說母親是先天性膽道狹窄,膽汁排不出來,只能做手術給母親做一根排膽汁的管子。而后,母親身上就經常吊根管子,下地、做飯、干活也都沒有從前方便,父親便讓十五歲的我輟學回家幫忙,那時父親已經是鄉武裝部長了,工作在身沒時間照顧母親也沒時間幫母親干農活,希望我能減輕一點母親的負擔,并能照顧母親,不能讀書,我是很傷心的,卻也理解父母的不得已……不想,輟學一個月后,我卻再次回到了學校,父母總是希望兒女好的,能有選擇,他們最終還是會以我的前途為重。

  日子磕磕絆絆地又過了幾年,父親因為工作出色,被調到區上,此時母親的病情也越來越嚴重,臉色蠟黃,骨瘦如柴,長年受腹痛折磨,于是母親決定再去陸軍總醫院,這一次,母親的手術做了十幾個小時——是肝膽結石,可是十幾個小時的手術依然沒有把結石除盡,八幾年的醫療水平還沒現在這樣先進,所以母親真的是命苦,想起這些往事,哪怕我現今已經五十負了,還是忍不住淚流滿面。

  第二次手術后,母親已經沒辦法再種地了,因為腹中的結石,她還是經常疼得沒辦法,我看著痛苦的母親,卻只能坐在床邊守著,不能替她分擔,看到母親那樣痛苦的被病痛折磨,心頭猶如刀絞……

  最小的妹妹已經十歲了,二妹也十四歲了,回家也知道幫著做飯,跑前跑后,那個時候母親幾乎經年都躺在床上,很少下床,母親就最愛叫小妹去她的床前,教她今后該怎么生活,母親可能也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時間了,這期間一直在忍受非人能忍受的疼痛,止疼藥止疼針都不起作用了,每次疼得忍不了的時候,母親都對我說:大女啊,媽媽痛,好痛!

  我受不了眼睜睜看著母親受苦,跑去找父親,父親說陸軍醫院的大夫說了,她這個病沒辦法,手術也做不了,我淚如雨下,我該怎么面對我的母親,她那么痛苦我卻一點忙也幫不上。

  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四,母親最終還是離開了,帶著不甘和不舍,離開了這個世界,這個時候,讀初一的小妹剛滿十三歲。

  我的四十歲的父親,在母親去世不足百日的時候,就迫不及待地讓另一個女人住進了自己的家,這個女人長得沒有母親漂亮,但是,她比父親小八歲,白白胖胖,身體健康。一九九二年十月一號,父親與這個女人辦了婚禮。一個心性涼薄的父親,一個年輕惡毒的繼母,在這樣的一對夫妻手下討生活,兩個妹妹的日子有多苦可想而知。

  人說跟一個什么樣的人生活,就會變成什么樣的人,確實如此,再婚后的父親再不是從前那個品德高尚、操守廉潔、勤奮上進的父親了,他變得猥瑣,膽怯,毫無主見,他被新娶的妻子徹底掌控在了手里。

  小妹很愛讀書,拿著一本《新華字典》也能看得津津有味,成績在班級里也一直名列前茅,可是,在繼妻一哭二鬧三上吊后,父親斬斷了小妹的求學之路,將兩個妹妹都送去了當地的小工廠當童工,因為他要為繼妻已經上高一的兒子存大學學費。

  我無法想像一個人能徹底改變另一個人,并且是一個小學都沒畢業的女人將一個有文化、有魄力、有膽識的、曾在部隊鍛煉過八年的軍人完全洗腦,我永遠也理解不了。也許,父親的自私、涼薄與怯懦與生俱來,只是,此前在母親的忘我付出與影響下,才成就了他的廉潔奉公,品行高潔,而當另一個只知道索取的狠辣的女人攀附在他的身上后,他便只能犧牲拋棄自己的親骨肉,來保有自己平靜、富足的生活。

  婚姻,從來是一個深奧的命題,如何讓一段婚姻變得美滿幸福,需要夫妻雙方共同的付出與努力,在婚姻中愛自己的伴侶沒有錯,但是,也不要忘了愛自己,如果母親當年能多愛自己一點,也許,我現在還有一個可以回去的娘家。(文/素華)

 

(本站原創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)


[收藏 ] [打印] [關閉]
關于我們 - 友情鏈接 - 廣告服務 - 我要投稿 - 網站地圖 - 免責聲明 - 人才招聘 - 聯系我們 -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Copyright©2005-2019 CEC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
pk10计划软件安卓